論壇廣播臺
廣播臺右側結束

主題: 【方志于都】于都縣梓山鎮河坑果盒寨作者

  • 無盡透明的思念
樓主回復
  • 閱讀:4642
  • 回復:0
  • 發表于:2019/10/7 14:36:06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于都社區。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于都縣梓山鎮河坑果盒寨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你見過客家人晃晃悠悠挑著去人家的果盒嗎?倘若沒見過,那么,我就帶你去河坑果盒寨看看吧。從于都縣城出發,沿著323國道,行走大約五、六公里處,不知哪位神仙去作客時冷不丁遺落了一只果盒,便將貢江石鼓村與梓山河坑村的地界劃了個一清二楚。瞧,那不遠處一層疊著一層的渾圓山形不就象我們客家人裝果子用的果品盒么?!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那是在一個春風拂面的日子里,攜一身輕松,跟隨河坑兩位熱情的向導,我慕名來到了果盒寨尋奇探幽。聽向導說進寨有南北兩條路,我們選擇的是從南面登山。雖說是坡越走越陡,路也越走越窄,好在沿途林蔭夾道,處處鳥語花香,倒也不覺得登山的辛勞。一陣峰回路轉之后,果盒寨忽然露出懸崖一角,向導指著對面山上密密匝匝的一大片雜草介紹說,當年紅軍就曾在那兒筑一炮臺以封鎖白狗子進山的道路。聽罷此言,不覺心中一動:果盒寨果然是名不虛傳,人還沒進寨,一般英雄豪氣卻撲面而來。

    正當我踩著當年紅軍踏過的腳印浮想聯翩時,果盒寺說到就到了,來不及細細品味女居士為我們沏上的杯杯香茶,便帶著一腔急切直奔果盒寨頂。迎著習習山風,撥開一人多高的絲毛草叢,我們穿行在歷史的斷壁殘垣之中。可不知為啥,愈走我的心卻愈發沉重:何以那滿眼雪白的山茶花依然艷艷地怒放在枝頭,而不可多得的200多間古民宅、紅軍革命斗爭遺址卻早已沒了蹤影?難道是歲月風帶走了它們年輕的生命,才徒讓這蒼涼化作了一處不老的風景?原來這都是上個世紀大躍進年代與文化大革命時惹的禍,因為修水庫,因為建大橋,才硬是將古民宅砌墻腳的麻條石另派了用場,因而殘忍的讓這昔日的輝煌生生倒塌成了一段歷史的隨想……

    沿著一條彎彎曲曲的砍柴小徑,走不多遠,我們就到了果盒山的寨門旁。說是門,那是因為它曾經存在過。瞧,這座高近5米,厚1.5米的加高加厚寨門地理位置是多么的險要:它倚懸崖,臨深谷,舉目四望,怪石參差,壁立刀削,實乃“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要沖,古人選此造門,真可謂匠心獨具,再在其唯一出口的半山腰筑一300多米長,3米多高的堅固圍墻,就仿若一把利刃般的攔腰將道路切斷,于是那果盒山寨便自然而然成了易守難攻之地了。   果盒寨方圓50畝,跨度一華里左右,而成為避難之所的7畝主峰則高低不平地排列著200多間土墻房屋,我們沿著中間的通道前行,看得出來,兩旁一叢叢最為茂盛的茅草便是昔日一間間房屋的具體位置,而那一條條深溝則是砌墻腳用的麻條石被挖走后留下的痕跡。越走路越險,時不時的還要抓住小松樹或灌木叢才能前進,最后貓腰鉆過一大片矮竹林,我們才終于到達果盒寨的最高處。 果然是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站在果盒山頂遠眺,只見四面群山環抱、丘陵起伏,層層梯田盡收眼底,那午后的斜陽正把遠山近峰巧妙地隔成了一條陽光帶,和暖的陽光下,東面著名的固院三村仿佛在向人們驕傲地展示它那曾經置過縣時的輝煌,輕輕轉過身去,北面323國道猶如一條白色的緞帶纏繞在青山綠水之間,而西北望,一江貢水向西流,瞧,那江上彩虹不就是雄偉的長征大橋嗎?正入神時,忽聽得遠處綠樹掩映中有孩童的嘻戲,老農的吆喝,偶爾還傳過來陣陣小鳥兒歡快地嘰啾之聲。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啊,“江山如此多嬌”!站在這山河之大美面前,我忽然便覺得了人的渺小,生命的簡單。因為在大山寬闊的懷抱里,我們還有什么煩惱不能丟棄,還有什么痛苦不能釋懷的呢?!“你看,當年紅軍的土炮就是擺在這山頂一炮打過去,就打掉了縣城東門口一枝好大的榕樹挎,讓國民黨也曉得了我們紅軍的厲害。我父親說有人就親眼看見過的。”不知什么時候,站在身后的向導自豪地告訴我。據說那門每次要“吃”一角箕硝的土炮,解放那年被縣長黃為、朱坤命人從固院鄉政府送往了縣政府的保衛部門保存。    本想轉過山頭另尋下山之路,可是一看,哪還有什么路?路早就被叢叢荊棘封死了。看來這世上本有路,只因走的人少了,路也就消失了。難怪向導直后悔沒把鐮刀帶來,要不然我們哪用得著原路返回?    景物雖然依舊,可思緒卻插上了飛翔的翅膀,朦朦朧朧中,忽聽得一個公鴨嗓子拉響了槍栓,高聲咋呼道:“站住,你給我站住!媽拉個疤子,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想吃老子的‘花生仁’哪?”“老總,行行好,我娘病得厲害,說是昨晚菩薩托夢讓她趕快送米、送油來才能消災免禍,要不然就拖不過三天啊!”“放你媽的狗屁!那果盒寨的菩薩還能斷生死?”“是啊,老總,真是靈得很呢!”又有一位老表嫂接上了茬:“我媳婦去年八月到這兒拜佛求過簽,說是她今年能生下一對雙胞胎兒子,這不,昨天一生果然就是兩個大胖小子,所以呀,我高興得一大早就跑來還愿。阿彌陀佛,謝謝菩薩保佑!”“哦,還真有這么靈?怪不得他媽的天天上山許愿、還愿的人就像走馬燈似。”說著,公鴨嗓子罵罵咧咧的抱著槍,又到一旁過他的煙癮去了。”    山道彎彎,壁壘森嚴,突然,寨門口響起了“篤、篤、篤”三聲熟悉的敲門暗號,不大一會兒,門縫里露出了半張臉,接著,從里邊閃出來幾個人,他們正是紅軍某部負責人劉景凱,財政部長王杉古和兵權負責人馬倍桃,一見又是大汗淋漓的送糧老表,眾人急忙迎了上去,緊緊地握著老表的手激動地說:“謝謝,謝謝你們的大力支持!請你們回去轉告鄉親們,我們一定會多打勝仗,早日消滅靖衛團的白狗子,讓大家安居樂業。”“首長,還客氣什么?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嘛,我們窮人全都靠共產黨領導我們翻身求解放呢!……難道這是哪部歷史電影的精彩鏡頭回放?不,這正是發生在果盒寨里一段當年軍民魚水深情的真實記錄。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據有關人員回憶,當時蘇區大批紅軍進入我梓山地區的果盒寨,并在山上建立了工農紅軍軍事基地,設立了鄉、區政府。毫無疑問,當初紅軍看中的正是果盒寨山勢的險要和易守難攻,其時正是中央蘇區進行第二次、第三次反“反剿”時期,果盒寨雖然住不成問題,可吃卻遭到了國民黨瘋狂的經濟封鎖。因此,當地干部群眾便想方設法冒著生命危險假借去果盒寺朝拜觀音菩薩為名,而偷偷地把糧油巧妙地運了進去,從而使駐扎在果盒寨的紅軍將士順利地度過了難關。于這一時期活躍在固院地區的主要負責人有劉景凱、劉國芳,文書李席珍、劉金長,財政部長王杉古、劉桂長,保管科長袁清海,兵權負責人馬倍桃、王志林(兼獨力師師長)以及排長王發玉等。    抹掉一臉的汗水,我們回到了獅子口的果盒古寺,直到這時,我才有空閑仔仔細細地打量它。寺是1982年重修的,只可惜寺里的齋公不在,我只好隨意地各處看了看。因果盒寨呈東西走向,屬典型的丹霞地貌,所以果盒寺也象于都大多數寺廟一樣依山傍崖而建,正殿里那被香火熏得墨黑發亮的“十方寶山”的牌匾,便足以說明了果盒寺的香火之旺盛。寺廟約有200多平方米,那七幅工整的對聯倒也襯托出了這千年古寺的佛文化,而我最喜歡的“西方綠竹千年翠,燈影紅浮座上蓮”的對聯,就更是形象地概括了果盒古寺的幽靜所在。當然,臨走時,我并沒有忘了虔誠地向觀音菩薩默默祈禱:但愿不虛此行,能用我一支拙筆而搜盡枯腸將果盒寨的人文景觀推介出去,讓更多的人來了解它、朝拜它,使之旅游客人多多、香火愈加旺盛。天色已經不早,我們不得不告別寺里熱情的女居士,一步三回頭的下山而去。  

    在下山的路上向導忽然又告訴我說,其實乾隆年間那果盒寺就被貢江鎮的白口人花錢買了去,然后再奉還給寺廟的,也就是說等于白口人才是果盒寺的施主。倘若是這樣的話,這白口人也真夠聰明的,而且是那種不顯山不露水的聰明。因為聰明的白口人似乎還真做了一件善事,當然最終目的還是為子孫后代造福。    “哎,我記得縣志上不是說這果盒寨頂有個能容數百人避難的古山洞嗎?如今這神秘的山洞在哪兒呢?”誰知,向導用手向密林深處--指:“看,那不是!”“我怎么看不見呀?”“你當然看不見,這山洞呀,早就被樹木雜草給密密的封死了。”“我知道,那是個古代鄉人避難的洞,據說蘇區時,固院的赤衛隊還以此為據點抗擊過靖衛團呢,有這事嗎?”“是的,不過,雖說這個洞被堵死了,但下面穿心巖倒有個洞是能夠鉆進去的。”一聽說還有個穿心巖洞可鉆,能不吊起我探幽的胃口?盡管此時夕陽西下,天色己晚,但經不住我的軟磨硬泡,終于兩位向導一前一后我居中,穿過崎嶇的羊腸小道,我們一行三人就摸黑鉆進了穿心巖。    洞中真黑呀,一進去還感覺洞口比較寬敞,可摸進去一會兒,寬度卻僅容一人了,因為穿心巖洞系天然形成,洞內道路婉蜒潮濕,時敞時窄,最狹窄處只能容一人蹲著挪步前進,甚至有的地方蹲著都碰頭,非得使勁彎下腰去或手足并用爬行才能通過。還沒挪到一半呢,一向導就打退堂鼓了:“算了,別鉆了,我們還是回去吧!”可我這人決定了的事情就是九頭牛也拉不回來,向導無奈,也只得舍命陪君子了。洞里是黑咕隆咚的,幸虧二位帶著打火機,不時地照照路。其實我心里也挺發毛的,生怕萬一“嗖”的一下竄出個蛇還是別的什么東西來,好在六、七分鐘后便可見對面洞口的光亮了,這洞一直挪到快出口時才可以勉強弓著背出去。這條約摸60來米長的山洞是一個中間低窄、兩頭稍寬敝的巷道式山洞。出了洞口往上一瞧,喝!只見清一色壁立刀削的懸崖直達澗底,看來人只要鉆進了穿心巖也就沒路可走了,所以只得無奈的原路返回,以斷了那走絕路的念頭。等我們原路返回時卻兩頭可見光,因此回程象是快了許多。只可惜正當我慶幸鉆山洞沒出什么意外時,哪知快到山下時卻腳底一滑,討厭的近視害我踩在青苔上,結果摔了個腳朝天。不過,能滿載而歸,即使摔一跤也是值得的,我想。    的確,果盒寨并不雄奇,可卻因了紅軍英勇斗爭的革命歷史遺跡而平添了它的高大厚重;果盒寨也并不張揚,可卻因了它的古老、它的美麗動人的傳說而充滿了神秘、誘惑;果盒寨更猶如豆寇少女,將不再“養在深閨人未識”,因為隨著于部旅游熱線的開通,果盒寨也將掀起紅蓋頭,露出它那美麗、清純、野趣的迷人風彩。朋友,“待到山花爛漫時”,讓我們相約果盒寨,好么?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故事傳說提供者:梓山河坑歐陽羅恩(68歲)梓山河坑鐘稱福(38歲)

 

作者簡介:姚玉鳳,網名:紅了櫻桃,江蘇徐州人。原于都文化館文學創作員。筆耕近二十年,在市、省、全國各地的報刊雜志、電臺發表、播出以及網絡發表各類文學作品近百萬字,獲得各級、各類獎項五十余次,連續十年參加江西省故事大獎賽,并取得好成績。特別是1999年《突然改期的婚禮》榮幸地摘取了江西省“民政杯”故事演講大賽創作一等獎的獎牌,并被福建“故事林”采用和評為當月“最佳作品獎”以及故事林第四屆全國“新時代風貌”新故事大獎賽三等獎;2005年《媽,不是我的親媽》獲中國文化信息協會《永恒的母愛》征文活動散文二等獎;2008年《自考喜圓大學夢》獲得江西省“藍天”杯自考征文大賽一等獎,并摘要刊登在江西日報……在繼續寫好散文、故事、小說的同時,還廣泛涉獵書評、詩歌、通訊、報告文學、小品、快板書、晚會串聯詞、歌詞等創作。從2006年下半年上網后在國內紅袖添香大型文學網站和風起中文網出任編輯以及作曲網等音樂論壇擔任版主,并開始大量創作歌詞,到目前為止,已經寫出各類歌詞600多首,其中被譜曲的有500多首,獲獎十余次。現本人是贛州市作家協會、音樂家協會會員和民間協會會員、江西省民間協會和江西省故事委員會會員、安徽省網絡作家協會會員、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會員。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供稿:于都縣志辦)


【方志于都】錦繡龍溪

于都人身邊的好人:久病床前的孝子賢媳

【方志于都】于都救火英雄丁振軍

【方志于都】千古名篇出于都

【方志于都】于都縣“雩陽十景”之一“龍門夜雨”

【方志于都】周敦頤與于都羅田巖

【方志于都】水府廟的故事

【方志于都】于都縣古代的石刻和碑刻

【方志于都】于都古代文苑俊才——易學實

【方志于都】 于都“伍保公”的傳說

于都縣原名雩都縣,因北有雩山,取名雩都,1957年6月1日起改名為于都縣,位于江西南部,貢水中游。西漢高祖六年(公元前201年)置縣,是江西最早建縣的十八個縣和贛南最早建縣的三個縣之一,素有“六縣之母”,“三省往來之沖、東南之一要區”之稱,古時于都曾為贛南的政治、經濟、文化、交通中心和軍事要地,郡治曾設于此近250年之久。土地革命時期,全縣又先后分設過于都、勝利、登賢、瑞西、興勝和于西等縣,中共贛南省委和省蘇維埃政府駐于都縣城,是著名的中央紅軍長征集結出發地。


◆來源:(供稿:于都縣志辦)轉載文章請注明出處

◆備注:本文配圖與文章內容無關,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報料、投稿、合作!微信電話同號13097333226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便民招聘求職房屋租售|點擊閱讀原文發布

  
二維碼

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
加入簽名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代发重庆时时彩计划